当前位置:主页 > 申博能源 >乳头解放的不是健康或美感...而是「我的衣扣,我才有权力解开 >

乳头解放的不是健康或美感...而是「我的衣扣,我才有权力解开

  

编按:Free the Nipple运动在台湾引起注意。近来很活跃的「性解放の学姊 2.0」徵求大家贴出自己的上空照,一天之内迅速得到热烈迴响,但想不到竟也在一天之内遭检举被脸书关闭。而5位台湾女性的摄影计画,想对Facebook莫名的检举制度和禁止裸露的荒谬条款做出回应「情欲与身体相关,但裸露的身体便象徵情欲吗?反之,不裸露的身体就不带情欲吗?」,也因为媒体的报导在週末闹得沸沸扬扬…

虽然那些身体的「美」都是无庸置疑的,但老实说,如果我们对解放乳头的照片的回应仍然只能停留在「身体本来都很美,是人的思想让他变不美了」或是「各式各样的身体都很美」这样的层级,恐怕是有有些划错重点了。

乳头与女体的被禁制,其实和美感并没有太大的关联,女人的乳头与身体的无法裸露,从来也就不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些身体不美吧?(虽然美丽的乳头与身体得到的空间是比较大一点的)而是出于管束、压制、对女性角色的诠释和男性权力的展现。

把这件事情化约到我们要坦白面对身体的美,也没有错,但是没有回应到问题本身。

如同论者已经提出的,对于男体和女体裸露的差别态度,来自于对两种身体性化程度的不同。但更进一步的,我们必须看到,对于男体和女体不同程度的性化,不只是源自于「女体」本身如何被诠释和定义而已,更多的是男女不同的权力关係下的结果。

因为被慾望的男人是可敬的、是雄伟的,但被慾望的女人却不是。

被慾望的女人经常是骯髒的、不洁的(可是完全不被慾望的女人却又不是真的女人),所以女人的性的展现总是得走在一条很细微的界线上,得可慾而不可求,得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,得外表是圣女,内心是蕩妇,得性感却仍天真,得像个小女孩却準备好被「调教」。

所以事业线可以露但点不能露,所以裙可以短但走光就成了蕩妇。

所以女人的性被视为猥亵的只是结果,而前因不只是因为女性的身体被高度性化,更是因为这个「性」的所有权从来不是女人自己的,而是在男人手上,而各种汙名只是为了合理化男人对女体的管束。相反的,男体的所有人就是自己,坦胸露背露得是自己的权利,而不是别人的财产。

由此延伸,把解放乳头的意旨放在挑战社会经常将女体视为色情与猥亵的,然后试图去翻转(或是否定)这样的概念,并没有错,但却没有处理到这个概念是一种互动后的结果。

作为一个女性,我自己一直以来对于解放乳头的理解都不是与性切割的,也和甚幺健康的看待身体或是身体的美无关,而是夺回女性在性的诠释权上,和男性平等互动、对话的地位,是一个看见,「我有性,而这个性可能是你所慾的,但我对这个性是有话语权、主动权的」的过程。

我的衣扣是我才有权力解开的,我可以主动决定我今天要给你看的是脸是奶还是更多,因为这是我的「所有物」,你(可能)可以享受,但你无权抢夺。

所以诚如很多论者已经指出的,我认为在这个运动上去要求观看者不包含性的眼光与渴求,反而是削弱了这个运动的力道,因为我们又把性的对话的可能性消灭了,而无从去看待女性做为一个性个体,到底和男性之间的互动关係是甚幺。

乳头解放的不是健康或美感...而是「我的衣扣,我才有权力解开

面对陆续听到男生因为女朋友解了衣扣而分手的故事,我觉得在气愤之余,除了怒吼一句「老娘的身体是老娘自己的」以外,我们或许还有一些把这些男性的不满、愤恨、纠结….更结构化看待的可能。

这些不满、愤恨、纠结、不适或者甚至是忧伤,从哪里来?除了一种管束的心态以外,还有没有对自己男子气概的质疑,有没有对于情感关係的不安、有没有对女性做为一个性个体的不理解?

一个男朋友,有没有可能不是一个坏人,或者甚至不是一个沙猪,却仍然对自己的女人的性感到惴惴不安?他的挫折、他的养成是甚幺?如果不能、不愿理解这些,那幺上述提到的对话恐怕也很难有发生的机会。

另一个必须被结构化看待的事情是,我们必须认知到,女性的「斗争」跟解放从来不只在公领域,更从来不只一个面向而已。这个斗争是漫长的,从父亲到兄弟、从男同学到男朋友,从男同事到伴侣,我们面对的,是比我们想像中更複杂的事情。

今天是男朋友不愿你加入解放乳头,明天是家务与育儿工作的分配。

我作为一个很不正格的女性主义者,有时候会很清晰地感受到这些角力,这些身体、情感与理念的对抗与挣扎,可能是我身为家中收入较低、工时较短的一方,我应该负担多少比例的家务工作才算平等这类的,看起来很小可是有时候很困扰我的问题,或是比较根本的议题,例如双方对于出轨、对婚姻契约的存续与终结的界线的看法。

而这些是我不管露多少乳头都不会被轻易解决的。

这幺说的意思并不是我觉得解放乳头不重要,而是,因为解放乳头和男朋友吵架,其实不是甚幺太令人吃惊或是太遥远的事情,而只是性别权力角力的一环而已。而性别的革命,还在继续。

相关阅读:

关于Free The Nipple(s),兼论媒体乱象(刘美妤) 乳头太近而解放太远‬(简维萱) 论自由主义者(王颢中) 在一个生科老师的脸书「被自杀」之后(朱家安) 「在纽约合法,在Instagram上却不行」-关于「乳头解放」,你也许不知道的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