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消息 >为什幺有人支持拆大台? >

为什幺有人支持拆大台?

   为什幺有人支持拆大台?

对不少支持民主运动的人来说,年轻人拆大台实在叫人摸不着头脑,高呼这只会令运动群龙无首一盘散沙「共产党最开心」,甚至高呼「没有大会」背后只为夺权。笔者无力也不打算分析事件中谁对谁错,我也不是别人肚裏条虫,无法确定每一个拆大台的人心裏在想什幺,我只想尝试套用自己早前另一篇文章〈年轻人与六四切割,与温和妥协切割〉裏的思考方式,分析拆大台背后所反映的思想与意义。

认识香港政治的人都知道,六四事件对香港影响极深,香港过去二十年的社运与民运,都有浓厚的六四影子,其中一个影响极深的概念,就是「咪高峰指挥权」。六四后民运人士总结时发现,谁能控制广场上的咪高峰,谁就能控制运动的方向,运动是进还是退,拥有咪高峰的就有话事权。咪高峰也者,大台是也。

有咪高峰就有话事权

八九民运后期,天安门就出现过抢夺咪高峰事件,可见大台对运动方向的重要性。「咪高峰等于话事权」的概念,大部分社运人士都清楚,因而在雨伞运动时,就出现大台咪手持有四支咪以防被夺去话事权的说法,足见大台控制权确实对运动起着决定性作用。有大台,即运动有指挥,有方向,也能进退有度。

笔者在上述的文章已提及,六四事件后香港民主派确立了一套想法,即争取民主应「见好就收」,佔领者应适时「退场保胜果」,避免运动以冲突收场,是为「六四退场论」。这想法深深影响着泛民主派的抗争策略,而近年其中一个最经典的例子,就是国教风波。

为什幺有人支持拆大台?

国教抗争 退场保胜果

国教抗争当年成功凝聚群众包围政总,借着立法会选举在即,成功迫使政府撤回国教。政府让步后,抗争者没有继续进迫,而是选择「退场保胜果」,这可说是近年社运中「见好就收」的最经典例子。这次选择,不少人大加讚许,称讚年轻人在政治上已成熟,「进退有度」,但部分人却视之为十恶不赦,批评抗争者浪费了大好机会,应一鼓作气坚持下去,争取更大胜利。

国教的抗争策略谁对谁错并非本文的重点,我想借此说明的是,大概就是由此开始,「大台」这个概念,除了代表运动有人指挥之外,更被冠上了另一重意义。

有指挥 vs. 被统战

支持有大台的人认为,有大台,即是有人指挥,方能进退有度,但要求拆大台的人则认为,有大台即代表有领导人,有领导人就有可能被统战、被收编,也就更可能採取「见好就收」、「退场保胜果」的妥协策略。因此,要杜绝运动走上妥协之路,杜绝运动领导被收编,杜绝「见好就收」,就必须拆大台,杜绝任何人可以主宰运动的进退。只有把大台交还人民,踢走领导人,才能确保运动不会被统战,不会走向妥协。

这裏要再说一次,我并非在判断谁对谁错,我只是在尝试分析,这就是拆大台背后的真正理念及历史背景。

拆了大台,没有了指挥与领导,运动如何走下去?回答这问题之前,也许应先问问,在现实世界裏,有没有拆大台以避免被收编的例子?

在商业世界,近年不少家族不再把企业拥有权直接传给个别后人,而是改以基金信託形式,由家族后人共同拥用,再外聘专业团队负责营运。这种集体拥有模式虽然令企业拥有权变得相对糢糊,谁是真正领导者谁也说不準,但可确保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成员可以把企业出卖。

这概念近年开始应用于传媒业。不少人相信,假若传媒企业以信託基金模式存在,甚至一开始成立时就是由公众捐款集资而成,控制权被彻底分散,没有任何人是单一拥有者,政权即使要收编也苦无对象,无从入手。

另一个更广为人悉熟的例子,就是足球。

欧洲的足球会不少都由大家族拥有,若然老闆精明,球会自然成绩骄人,但家族持有者大多抵受不了金钱诱惑,纷纷把球会出售予外国富商,球迷眼看代表城市历史传统的球会被卖给美国、俄罗斯、亚洲商人甚至中东油王,总感到不是味儿。愈来愈多球迷相信,由老闆全权持有其实并不是唯一的生存模式,近年不少球迷改为推崇会员制,球会并非由单一家族持有,而是由数目庞大的球迷以会员制方式共同持有。西班牙巴塞罗拿与皇家马德里,以及因抗拒曼联被美国富商收购而由死硬派曼联球迷组成的「曼市联」就是以此模式生存,任凭外国富商付出多少金钱诱惑,都没法买起球会的拥有权。球会,永远属于人民。

当然,现实的管理问题还是要处理的。没有了单一老闆,没有了大台,谁来管理?跟据会员拥有制,会员球迷可以定期投票方式,选出专业管理人员出任球会主席,负责日常营运。这就是没有了大台之下的管理模式。

为什幺有人支持拆大台?

持份者同拥有 无人可以出卖

以上例子都可说明,由个别人士持有主要股权,即类似有一个单一大台存在。好处是拥有权非常清晰,谁有权发司号令,何时进何时退,绝不含糊,但问题是领导人可以犯错,可以出卖企业,更可以把企业全盘卖给外国富商。信託基金、公众捐款集资甚至会员制模式,就等同没有大台,由持份者共同拥有,没有人可以出卖企业,但管理与指挥权却相对比较含糊。

商业社会可以委託专业人士出任CEO管理,但社运总不能如此吧。假如社运拆了大台,运动又可如何走下去?

为什幺有人支持拆大台?

广场公投将成焦点

本文早已提过,六四事件对香港社运发展影响极深,雨伞运动处处都有八九民运的影子。当年六四后民运圈子的检讨发现,由于主张温和及退场的人早已用脚投票,主动离场,因此留下来的只可能是激进的一方,主张继续佔领,甚至主动进攻。这就是着名的「广场逻辑」,即佔领运动注定只能走向激进。为免重蹈这个「广场逻辑」的覆辙,雨伞运动时就有了广场公投的出现,希望主张退场、立场温和的运动支持者,重回佔领区投票,找出真正的雨伞民意

如何操作,当然还需讨论,但日后假若再有类似的群众运动,类似的「广场公投」概念会否被引用作为运动进退的「新大台」?运动不再由个别领导人作推手,而是建立一个有广泛参与「社运平台」,由参与者共同拥有,相信会是另一个讨论焦点。

同样是那一句,笔者无力也不打算分析事件中谁对谁错,我也不是别人肚裏条虫,无法确定每一个拆大台的人心裏在想什幺,但把个别本土谬论拿出来鞭挞一番,不会有多难,不去了解拆大台背后的文化脉络,只顾狠批,实在难以理解年轻一代到底在想些什幺。